娱乐平台
茅台袁仁国被逮捕!茅台原董事长袁仁国涉嫌受贿
时间: 2019-06-07 15:06
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原副、原董事长、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长袁仁国涉嫌受贿一案,由贵州省监察委员会调查终结,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经贵州省

  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原副、原董事长、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长袁仁国涉嫌受贿一案,由贵州省监察委员会调查终结,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经贵州省人民检察院指定管辖,由贵阳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日前,贵阳市人民检察院依法以涉嫌受贿罪对袁仁国作出逮捕决定。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5月22日下午,贵州省纪委监委网站发布消息,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原副、原董事长袁仁国被。

  该消息称,日前,经贵州省委批准,贵州省纪委省监委对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原副、原董事长、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长袁仁国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了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经查,袁仁国严重违反纪律和规矩,将茅台酒经营权作为拉拢关系、利益交换的工具,进行攀附,资本;大搞权权、权钱交易,大肆为经销商违规从事茅台酒经营提供便利,严重茅台酒营销;大搞“家族式”;转移赃款赃物,与他人串供,对抗组织审查。违反组织纪律,不如实报告个人有关事项。违反廉洁纪律,违规从事营利活动,非法获取巨额利益;大搞权色、钱色交易。违反国家法律法规,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涉嫌受贿犯罪。

  “袁仁国身为领导干部和我省重点国有企业负责人,把党和人民赋予的国有企业经营管理权当作个人和家族谋取的工具,严重违的纪律和国家法律法规,且在后不、不收手,性质十分恶劣,应予严肃处理。依据《中国纪律处分条例》《中华人民国监察法》等有关,经省纪委常委会会议、省监委委务会议研究并报省委批准,决定给予袁仁国、处分,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处理。”贵州省纪委监委网站发布的消息称。

  一年前的2018年5月,茅台集团和旗下上市公司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贵州茅台,600519.SH)发生了闪电换帅,时任茅台集团董事长和贵州茅台董事长的袁仁国卸任,但其去向一直未对公布,而关于其被调查的消息就一直在坊间流传。有曾援引一位贵州当地前茅台员工的话称,“如今在贵州当地,袁仁国已经成为了一个的话题,大多数人都避而不谈。”

  而在2019年5月初,端倪已经显露。5月5日,政协第十二届贵州省委员会常务委员会第十次会议决定,免去袁仁国政协第十二届贵州省委员会常务委员、经济委员会副主任、省政协委员职务。

  紧接着的5月6日,央视网微博发布题为“茅台前董事长袁仁国:包场看《战狼2》 违规持有记者证4年”的消息,其间提到,茅台酒金字招牌的下面,“围绕着茅台酒的各种违法乱纪的事件也是层出不穷。”

  1956年,袁仁国出生在距茅台镇25公里外的茅坝镇,父亲是当地县委办公室主任,母亲是县里农机公司干部。1973年,在高中毕业后,袁仁国响应“上山下乡”的号召,到紧挨仁怀市区的中枢镇当知青。

  1975年,袁仁国通过招工进入茅台酒厂,先做了一年制酒工,紧接着成为制曲工。制曲车间恶劣,车间温度超过40℃,还有大量重体力劳动。在制曲车间工作了一年以后,袁仁国被调入供应科,成为一名保管员,后一步步晋升为宣传干部、办公室秘书、办公室副主任。

  有采访到与袁仁国同期进场的员工,其回忆袁仁国非常“聪明”,跟在老师傅后面问东问西,跟他们打成一片。时任茅台酒厂厂长季克良有时下厂房,袁仁国同样抓住机会请教,“很会表现自己。”

  30岁时,袁仁国成为茅台酒厂里最年轻的车间主任。此后,袁仁国历任茅台酒厂厂长助理,1990年任副厂长,1998年任党委副、总经理、副董事长,一刷新着所任职位的“最年轻”纪录。2001年,袁仁国成为茅台“掌门人”。

  据公开履历,袁仁国整个职业生涯都是在茅台,他在此工作了43年,其中担任贵州茅台上市公司董事长达18年,担任茅台集团董事长8年。

  在1998年以前,茅台酒厂作为中国白酒企业中最重要的国有企业之一,一直在计划经济的体制内运行,很少会有人为茅台酒的销发愁。然而1998年,东南亚金融危机爆发后,很多国有糖酒公司都受到了波及,茅台酒厂的销售代理商正是这些糖酒公司,它们无一例外了银行贷款危机,这直接导致了对茅台酒的需求下降。

  1998年7月,茅台原定的年销售2000吨酒的计划还没有完成一半。时任茅台集团董事长的季克良找到了时任总经理的袁仁国商量对策。两人达成了共识,茅台需要寻找新的经销商,建立自己的营销队伍。在打定主意后,茅台成立销售总公司,袁仁国组建了茅台历史上第一批17人的营销团队瞄准全国市场。

  在经销商的助推下,茅台酒销量一狂飙。到1998年年底,茅台不仅如期完成2000吨的销售任务,而且当时创下茅台历史最好的销售业绩。随后,茅台开始拓宽销售渠道,并在各地经销商的帮助下,销售额开始一上升。

  2001年,袁仁国成为茅台“掌门人”,当时的茅台还不是白酒行业的龙头老大。2001年,五粮液的营业收入为47.42亿元,茅台营收为16.18亿元,仅为五粮液的三分之一。

  2008年,贵州茅台实现营业收入82.42亿元,超过五粮液的79.33亿元。此后,茅台逐渐拉开了与五粮液的差距。2017年4月,茅台终于超过帝亚吉欧,成为全球市值第一的酒类制造商。2018年贵州茅台年报显示,茅台去年实现营收736.39亿元,净利润352.04亿元,营收和净利润双双创新高。

  茅台的经销商队伍从1998年的17人,快速发展到553人。经销商、专卖店的客户从1998年的146家,发展至“袁仁国时代”的2000多家,还包括海外代理商104家,市场覆盖全球66个国家和地区。

  茅台酒的价格也一水涨船高,甚至出现供不应求的情况。2012年,茅台酒几乎炒到历史最高峰。随着八项的出台,经销商纷纷抛售茅台酒,茅台的价格一狂跌至800元一瓶。据当时的报道,2012年底的茅台经销商大会上,袁仁国再次出狠招,他要求经销商“53度茅台的零售价不能低于1519元/瓶,谁低价卖酒谁,毫不含糊”。

  当时,袁仁国还要求每个经销商回去以后必须要开微博,每天必须要在微博上宣传茅台,对于在网络上茅台的声音要反击。而茅台则会制定考核办法,将经销商在微博上的落实情况作为重要的考核依据之一。茅台酒得以稳住价格。

  时至2019年,茅台酒仍然是稀缺品。标价1499元的500ml茅台在市场上一瓶难求,零售价涨至2000元以上。

  去年被逮捕的贵州省原副省长王晓光被定性为“德不配位,寡廉鲜耻”。据央视网报道,王晓光是茅台的“粉丝”。王晓光不光会喝,还会卖,给相关机构与企业打招呼,办了四张酒类专卖证书,在贵阳开了四家名酒专卖店,交给家人打理。王晓光自己负责“货源”,由家人进行销售。名酒专卖店生意清淡时,他还下属去自家店采购。王晓光边收边卖,将巨额利益收入囊中。

  2019年4月23日,第一中级一审公开宣判贵州省人民原副省长王晓光受贿、贪污、内幕交易案,王晓光一审获刑20年,处罚金1.735亿元。

  今年1月17日,贵州省委办公厅、贵州省办公厅印发的《关于严禁领导干部利用茅台酒谋取的》公布。

  《》明确提出,领导干部严禁有五个方面的行为:本人、配偶、子女及其配偶参与茅台酒经营活动;利用职权或者职务上的影响,为其他特定关系人获取茅台酒经营资格、增加茅台酒销售指标、倒卖茅台酒提供便利;违规审批茅台酒经营权;违规收送茅台酒;其他违规插手、参与茅台酒经营的行为。此外,领导干部要教育管理好亲属和身边工作人员,严禁其利用本人职权或者职务上的影响参与茅台酒经营活动。

  2017年5月25日,贵州省纪委通报称,毕节市原市委常委、副市长罗建强因严重违纪被双开。其行为中就有置中央八项于不顾,收私企老板26瓶茅台酒。2018年2月,贵州省国土资源厅原党组、厅长朱立军违规购买使用高档酒等问题,受到撤销职务处分。2018年2月,贵州省贵阳市观山湖区检察院党组、检察长杨宏兵违规购买使用高档酒等问题,受到严重处分,相关费用予以退赔。

  有些地方官员还存在倒卖茅台酒批条的问题。2018年12月5日,贵州六盘水两名干部被通报“双开”。其中,六盘水市钟山区委原常委、副区长郭锐存在的问题就包括,违反廉洁纪律,违规向管理服务对象借款,转卖茅台酒批条获利。

  不只是官员,贵州茅台股份有限公司原副总经理、财务总监谭定华也在2016年因严重违纪落马。贵州省纪委监委微信公号称,在分管财务、物资供应、包装采购的副总经理谭定华那里,几乎是只要送钱,就可以成为茅台公司经销商、供应商。

  此前贵州省落马官员中,曾有多人收受茅台酒。其中,贵州省委原常委、原副省长王晓光爱喝酒,且只喝年份茅台。

  报道称,每当有酒局时,王晓光都会吩咐下属,给他准备一箱酒。饭局结束后,箱子里经常还剩四五瓶没有开封的酒。这时,王晓光会交代,把没喝完的酒放汽车后备箱,让驾驶员平时喝一喝。实际上,酒大多被王晓光运回家中。据介绍,王晓光几乎每天都有酒局,如此积少成多,大概每个月就能收集到约50瓶好酒。加上有求于他的人送酒上门,他家的名酒堆积如山。由此,王晓光做起了卖酒的无本生意。他给相关机构与企业打招呼,办了四张酒类专卖证书,在贵阳开了四家名酒专卖店,交给家人打理。他自己负责“货源”,由家人进行销售。名酒专卖店生意清淡时,他还下属去自家店采购。王晓光边收边卖,将巨额利益收入囊中。由于名贵白酒都是有编码的,一些单位发现,采购的酒让王晓光拿走“喝掉了”,不久又出现在市面上,甚至还由原单位继续采购。

  报道称,“在他落马前的半年内,他老婆将家中上百瓶名贵白酒倒入下水道。据估计,这段时间王晓光夫妇倒掉的白酒价值数十万。”

  据公开履历,王晓光一直在贵州,曾在贵阳、遵义、六盘水等市工作,其中2006年至2011年,在遵义任副市长、市长,后任六盘水市委,2013年11月时任遵义市委廖少华落马后,他又重返遵义任市委3年多,2017年任贵州省委常委、副省长。2017年4月,王晓光到某名酒集团调研白酒产业发展进展情况;8月,黔酒中国行活动郑州站,已任省委常委、副省长的王晓光视察某品牌白酒,并现场品鉴。

  2018年5月10日晚,贵州茅台发布的公告正式宣布了“袁仁国时代”的落幕。茅台集团和茅台上市公司的董事长职位,均由时任茅台集团党委、总经理的李保芳接棒。茅台正式进入“李保芳时代”。

  随着“闪电换帅”,茅台也经历了一轮人事大变动。2018年7月,原茅台股份公司副总经理李贵胜因病不能履职;9月,原茅台集团党委副赵书跃办理退休手续;10月,原茅台集团总会计师杨建军离任;10月,原茅台酒销售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崇琳调任贵州交通建设集团有限公司。

  从去年李保芳的一系列动作来看,整顿茅台经销商和提升直营占比是茅台今年的主要战略方向。2018年年底,李保芳在经销商联谊会上宣布,2019年将按3.1万吨茅台酒的总量投放,和经销商签订2019年经销合同,总量为1.7万吨左右。也就是说,2019年将仅有55%的茅台酒通过经销商渠道销售。

  同时,茅台整顿经销商的动作一直在继续。贵州茅台2018年财报显示,去年茅台经销商减少607家,其中酱香型系列酒经销商减少170家,贵州茅台经销商减少437家。今年一季度财报显示,茅台经销商数量正在进一步减少,一季度共减少533家经销商,其中酱香型系列酒经销商494家,茅台酒经销商再度被削减39家。

  袁仁国,男,汉族,1956年10月生,贵州仁怀人,在职研究生学历,1974年4月参加工作,1982年7月加入中国。

  1997年1月-1998年5月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委员、董事、副总经理;

  1998年5月-2004年8月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副、总经理、副董事长,兼任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董事长;

  2004年8月-2011年10月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总经理、副董事长,兼任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2011年10月-2017年1月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副、董事长,兼任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2017年1月-2018年2月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副、董事长,贵州省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兼任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2018年2月-2018年5月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副、董事长,贵州省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兼任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2018年5月,不再担任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副、董事长,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职务。

上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 必发体育365 版权所有
全国服务电话:666888666   传真:123321888
sitemap   网站地图

Baidu
sogou